Sticky

第一位死去的同学

Sticky

“聪明先生”是“静止大师”

捉黄雀的事实及联想

挥动超蠢的风

从柜子里,到台面上

断裂的、跳针的赋格曲:关于迈克尔·翁达杰的《遥望》

1980年代的单车旅行

博尔赫斯的《小径分岔的花园》

浴缸戏

究竟是风流俏佳人,还是清新的“雏菊”:关于《黛西·米勒》

受困于性高潮般的体验:关于《十七岁》和《政治少年之死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