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爱的访问者:有时候网站会出现卡顿,或者无法打开的情况。若出现这样的状况,请刷新,并等待一下。

2019年3月18日夜晚,慕来与朋友聊了聊《我一直想要告诉你的事》——点此,会播放录音

2019年3月14日夜晚,慕来与朋友聊了聊《水上行走》——点此,会播出录音

第一位死去的同学

你的同学都活着?本故事,含有诸多真实的因子……将它,献给一位早早离世的同学。

浴缸戏

依真实情况写出,但是,请以阅读小说的态度来看本文……我尝试写一位很帅朋友,以及友谊里面的一点点张力。

无尽的长墙,一起虚耗

想着卡夫卡的《修建中国长城时候》。——把石头从这边搬去那里,让模块连起来,也使整体的图象涣散掉;天子悬在空中,他的遗诏会被属于他的墙壁弹回去……

莉莉,罗斯玛丽以及“红心杰克”

要说一首漫长的“情歌”,作者是鲍勃·迪伦,来自专辑《轨上的血迹》。迪伦先生的“红心杰克”,显得如此邪恶又有魅力,还善于脱身……爱他的莉莉,应该洗净铅华…… 而被绞死的罗斯玛丽,何必如此坚毅……

仙桥奔放猪

关于崇明岛上的一处地方。您会读到如下内容:“我”在猪圈中过夜;法国小青年凝视庄稼;特立独行的老猪冲进脑海;台北的少年走出魔障;在猪圈里涂涂抹抹,留下奔放的印记……

终究干涸的丰饶之海

关于三岛由纪夫的死亡,以及其命终前的四本书:《春雪》、《奔马》、《晓寺》,和《天人五衰》——它们构成小说四部曲《丰饶之海》。“丰饶之海”的一种本意是:月面的大坑。

同济路上的陌生人

几年以前的自己,和现在不一致,那时常在同济路上走。那路(从“杨浦区”捅进“宝山区”),相当无聊,风景缺缺。正是在那儿,我遇到了他:既是退伍军人,也曾因贩毒入狱。他事实上风尘仆仆,疲态却不轻易露出。见他预备直接睡在路上,我便把他带回了租住屋……

皇后乐队,波希米亚狂想曲

从现实出发,描述一位音乐人,并让他的歌,成为一篇故事的背景。我要谢谢他!我的故事,即本文的主体,虽然为虚,但里面有许多脱胎于真实经验的因子。写完后的那一刻,我的故事让我发抖……我要谢谢他!

那里的文章不知道是谁写的

一本著名杂志,使用匿名的方式运作了176年——里面的文章都不署名。(本文有个长引子。它和主文关系不大,但如果顺着引子读下来的话,也许会有劲些。)

不要用我的名字呼唤我

潜逃十七年的女杀手听见了本名,“哎”了一下;你要改名吗?此事目前无需上帝的介入;未来恐怕不是这样? (本文将涉及许多层面:包含新闻、非虚构小品、小说简介、《经济学人》的提示……一切的一切,会聚合在这点上:要不要回应你的名字?)

一次1980年代的单车远行:关于“沉浸式剧场”

或许写得太长,如执念中的身体行动,久久不停。但我担保:句子很好,读来也许会爽。作为作者,我想在此,提示自己的用心——如果读到后部,你会同故事里的主角一起,遭遇一个怪人,并接触一种近似于“寓言”的因子。到了那边,你会约略感觉到,一种叫做“沉浸式剧场”的东西。它可能会令你恍惚,或(小幅度地)惶恐。那上面的戏,从1980年代一直演出到现今。

我们可能不在台面上

遇到过一个有些假的女子,她真诚地跟我讲:“台面上的‘人’,已经被剪开了。”

本站唯一文章作者的联络方式

个人微信号是:mulai_y

微博:@mulai

电子邮箱是:[email protected]

微信公众号的名字是:慕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