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济路上的陌生人

几年以前的自己,和现在不一致,那时常在同济路上走。那路(从“杨浦区”捅进“宝山区”),相当无聊,风景缺缺。正是在那儿,我遇到了他:既是退伍军人,也曾因贩毒入狱。他事实上风尘仆仆,疲态却不轻易露出。见他预备直接睡在路上,我便把他带回了租住屋……

Read More

皇后乐队,波希米亚狂想曲

从现实出发,描述一位音乐人,并让他的歌,成为一篇故事的背景。我要谢谢他!我的故事,即本文的主体,虽然为虚,但里面有许多脱胎于真实经验的因子。写完后的那一刻,我的故事让我发抖……我要谢谢他!

Read More

那里的文章不知道是谁写的

一本著名杂志,使用匿名的方式运作了176年——里面的文章都不署名。(本文有个长引子。它和主文关系不大,但如果顺着引子读下来的话,也许会有劲些。)

Read More

不要用我的名字呼唤我

潜逃十七年的女杀手听见了本名,“哎”了一下;你要改名吗?此事目前无需上帝的介入;未来恐怕不是这样? (本文将涉及许多层面:包含新闻、非虚构小品、小说简介、《经济学人》的提示……一切的一切,会聚合在这点上:要不要回应你的名字?)

Read More

一次1980年代的单车远行:关于“沉浸式剧场”

或许写得太长,如执念中的身体行动,久久不停。但我担保:句子很好,读来也许会爽。作为作者,我想在此,提示自己的用心——如果读到后部,你会同故事里的主角一起,遭遇一个怪人,并接触一种近似于“寓言”的因子。到了那边,你会约略感觉到,一种叫做“沉浸式剧场”的东西。它可能会令你恍惚,或(小幅度地)惶恐。那上面的戏,从1980年代一直演出到现今。

Read More